<address id="r3ntx"><listing id="r3ntx"><nobr id="r3ntx"></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r3ntx"></form>

      <address id="r3ntx"></address>

            <form id="r3ntx"><form id="r3ntx"><nobr id="r3ntx"></nobr></form></form>

            <form id="r3ntx"><form id="r3ntx"></form></form>

            <form id="r3ntx"></form>

            順豐同城流血上市

            于斌 原創 | 2021-12-08 08:35 | 收藏 | 投票

               編輯 | 于斌

              出品 | 潮起網「于見專欄」

              送快遞的轉身去送外賣了,這是近兩年物流配送員工最為普遍的現象。

              一線員工的反應最為真實,處于送貨一線的快遞小哥今年卻普遍反映“日子不好過”“苦不堪言”“還不如送外賣賺得多”?爝f員的工作狀態背后,正是今年快遞行業的業績普遍增收不增利,業績繼續承壓。

              不僅快遞員開始轉行送外賣了,快遞界中的優等生順豐也將業績增長希望轉移到同城即時配送業務上了。近日,順豐同城宣布通過港交所聆訊 ,將于12月14日正式登陸港股上市。

              不過,送一單賠1塊錢的順豐同城,真的能代替快遞業務成為順豐系業績的希望嗎?

              踩準風口

              作為中國快遞界的老大哥,順豐不僅以盈利著稱,也是最早的民營快遞入局者。

              1992年,小平南巡后,香港制造業北移,8萬多家制造業企業遷移至內地,其中珠三角就占了5萬多家,港粵經濟開始來往頻繁,順豐的創始人王豐也正是其中的一員。

              但是在內地的廠房也只是負責低端制造,企業的核心職能仍然留在香港,因此,除了大量商業文件,每天還有大量產自珠三角工廠的樣品需要送到香港,經由香港總部認證、審核。若經由郵政郵寄的話,又需要按照過境郵件處理,周期過長,由此催生出了在兩地之間送文件送樣品的“背包客”群體。

              本來想在順德開個印染工廠的王豐,因經常往返香港,也就成了“背包客”的一員。時間一久,王豐發現了這個巨大的商機,背包客雖然因沒有中間環節而快捷,但是無法完全保證寄送安全的問題。1993年,王豐用僅有的10萬塊錢,在廣東順德創立了順豐,做的就是承接香港和珠三角地區之間快件運輸的生意,因為起步時公司規模小,業務范圍也僅限于珠三角地區。

              在混亂的背包客行情下,順豐將寄送快件的整個流程進行了標準化:統一收件、包裝、發件、遞送。因其令人稱道的標準化和企業信譽度,順豐便走向了規;。到1996年,才成立3年的順豐就已經在香港的陸路貨運上占了70%的份額。

              因順豐成立之初做的就是公司之間商業文件寄送業務,因此,順豐在快遞物流市場上給自己的定位是“中高端物流運輸市場”。

              “中高端”的定位,雖然使得順豐的客單價足夠高利潤空間更大,但同時也要求順豐的快遞物流服務相比其他快遞同行更安全更快捷。為此,2003年,順豐與揚子江快運簽下包機5架的協議,成為國內第一家使用全貨運專機的民營速遞企業,此舉為順豐的“快”奠定了江湖地位。

              除了專機以外,順豐還與多家航空公司簽訂了協議,利用國內230多條航線的專用腹艙,運送全國各個城市之間的快件。

              就算現在來看,順豐當年使用空運這樣高成本的運送方式,都不啻于一場冒險。因為當時國內電商還沒有興起,快遞單量很可能無法保證規模,再加上國內快遞行業上還有郵政EMS這樣的行業壟斷龍頭,在混亂中跌跌撞撞了十年的順豐很大可能無法用運送貨量覆蓋空運成本。

              但事實證明,順豐以空運保證“快”的策略是站在了時代風口的前面。2003年之后,順豐每年的貨量增長都在50%以上,規模效應很快便抵消了包機成本,速度優勢確立了順豐高效安全快速的品牌形象,由此開啟了順豐長達十多年的黃金時代。

              2017年,成立25年的順豐營收總額達到了712.7億元,平均單票收入達到23.13元,遠超行業平均單票收入。值得注意的是,當年快件運輸量最多的快遞公司是申通,但是順豐的營收規模卻是申通的5.6倍。

              不滿足于送快遞的順豐擁有一個“電商夢”

              但是王豐卻不滿足于僅僅做一個送快遞的。隨著電商的飛速發展,電商貨件已經成了國內快遞界最大的掣肘。早在2009年,王豐就下定決心要做電商,因為當時江浙地區有個快遞小哥借送貨的機會向客戶推薦“五芳齋”的粽子,短短幾天時間內就賣出了100多萬的銷售額。如此來看,用腦子賣貨比用體力搬貨賺錢容易多了。

              而且,對于順豐的快遞業務更具威脅的是,其他快遞同行都有電商平臺做靠山,比如四通一達背后的股東都有阿里巴巴,京東物流有京東,蘇寧物流有蘇寧易購,連后入局者極兔也有拼多多,但順豐沒有依附任何一家電商平臺。

              2009年,順豐試水推出“順豐E商圈”。2012年,順豐優選正式上線,主打生鮮以及進口食品,定位中高端消費群體。由此可見,順豐做電商也并非盲目的,選擇進軍的生鮮產品正是都需要順豐的快速空運,順豐也就此開始布局能覆蓋到核心城市C端用戶的冷鏈物流。

              順豐的電商夢曾經野心勃勃,不僅上線了海外代購網站,還開始在全國布局線下門店,先后開設O2O的社區綜合服務平臺的“嘿客”便利店和經營酒水飲料、休閑零售、冷凍冷藏等的順豐優選實體店。順豐優選在2017年提出,計劃未來一年內要達到4500家線下店,兩至三年內建立上萬家線下店。

              但是營收成績沒有匹配得上順豐開店的速度與雄心勃勃的野心。據公開信息顯示,順豐商業板塊(包括順豐優選、“順豐家”門店)2013-2015年期間總計虧損超16億元。2019年,順豐優選在全國多地關店調整。

              事實上,順豐低估了電商市場。除了順豐優選,在無人銷售概念大火時,順豐于2017年推出無人貨架e足食,在跨境電商正紅火的2018年,又推出跨境電商精選店,社交零售平臺方面也推出了順豐小當家,2020年社區團購正火的當口又推出自家的“豐伙臺”團購項目,但這些風口上的項目都相繼夭折。順豐引以為傲的配送速度與生鮮冷鏈在與各大電商加持的生鮮超市品牌競爭中并無優勢。

              押注即時配送,虧得更兇

              從近幾年的財務報表上來看,順豐增速放緩,開始出現增收不增利的現象,尋找新的增長點迫在眉睫。

              2019年,順豐營收為1121.92億元,2020年,營收為1539.87億元,今年前三季度,營收達到了1359元,但是在龐大的營收數字之下,其凈利潤情況卻不樂觀,2019年為57.97億元,2020年凈利潤為73.26億元,今年前三季度更是只有17.96億元,第一季度甚至虧損9.89億元。

              事實上,雖然順豐以快捷的高質量服務著稱,但是這一優勢在如今的快遞物流行業早已不算什么特別了。

              在物流方面,雖然現在擁有自有機隊的只有順豐、圓通和EMS三家,但是得益于國內高鐵、高速公路統籌運配系統的完善,四通一達的運送時效已經不斷地改善,與順豐的時效差距也在不斷減少。

              而在高端客戶方面,京東將京東物流拆分獨立,并且開始了“去京東平臺化”,在工業和電商供應鏈管理上,簽下了不少大型企業客戶,而這原來都是順風的市場。

              在電商快件配送市場上,各大快遞企業又由于極兔的入局掀起了價格戰內卷,行業快遞平均單價從2010年的24.60元/件下滑至2020年的10.55元/件。據順豐7月份經營簡報數據,當月單票收入為15.96元,同比下滑10.69%。

              順豐承認,公司主要服務于主體電商市場的經濟快遞產品增長較快(同比增長69.16%),因該部分產品定價偏低,一定程度影響整體毛利率水平。

              做電商不順利,送快遞增長空間見頂還愈發不賺錢,順風這次押注即時配送賽道。

              即時配送,即同城配送,庫存距離消費者只有幾公里,在1小時內就能完成整個履約配送過程,相比于傳統電商,即時配送對于配送速度要求更快,本質上其實就是用送外賣的方式送零售商品。

              在新消費時代下,人們更愿意為“省時、省事、省力”買單。安信證券研報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即時物流行業訂單量約185億單,市場規模已經達到1313億元。根據西南證券的測算,即時配送行業訂單量的年復合增長率為27.4%,到2025年,訂單量將達到930.7億單。

              相比于切入電商,送貨速度快的順豐做即時配送更順風順水。據順豐同城披露的經營數據,2018年至2020年,順豐同城營收分別為9.93億元、21.1億元、48.4億元,訂單量分別為7980萬單、2.1億單和7.6億單。

              截至2021年5月31日,順豐同城業務已覆蓋全國超過1000個城市、53萬B端商家及1.26億C端用戶,平臺注冊的騎手超過280萬名。從訂單量上來看,順豐同城已經成為中國規模最大的第三方即時配送服務平臺,市場份額達到了11%。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即時配送賽道雖市場前景光明,但是市場競爭也非常激烈。

              即時配送行業發端于外賣,因此外賣兩大寡頭美團和餓了么的自家配送服務,美團配送和蜂鳥配送(含點我達)相比于其他平臺天然擁有更穩定且巨量的訂單。安信證券研報數據顯示,2019年美團配送日均單量約2390萬單,市占率為47.2%,蜂鳥和點我達日均單量約1050萬單,市占率為20.7%,二者合計占據68%的市場份額。

              即時配送需求量大的生鮮O2O,比如盒馬、百果園、叮咚買菜、美菜等又建有自身的配送體系,順豐的冷鏈生鮮運送優勢自然也得不到發揮。

              而在第三方獨立平臺上,也有達達、點我達、閃送、UU跑腿、閃急送、小強跑腿在內的諸多玩家。這些第三方配送平臺背后都沒有外賣平臺做靠山,業務范圍和送貨能力基本上重合,因此,每個平臺都在盡可能地不斷拓展業務范圍爭取客戶。如此形勢之下,順豐同城在即時配送賽道上的日子也并非預想中的那么輕松,既沒有市場規模優勢,與其他第三方配送平臺相比也沒有業務優勢,但面臨的競爭卻比傳統快遞運送行業更大。

              從其招股書財務數據來看,順豐同城顯然也無法在短期內成為順豐系新的營收希望。2018-2020年,順豐同城的凈利潤分別為-3.28億元、-4.70億元、-7.58億元,3年合計虧損15.56億元。毛利潤更不樂觀,2018年至2020年分別為-2.31億、-3.36億和-1.89億,毛利率分別為-23.29%、-15.96%和-3.89%。

              成本也高居不下,特別是騎手成本已經成為順豐同城財務上的最大壓力。數據顯示,順豐同城共擁有280萬注冊騎手,2018年至2020年的外包騎手開支分別為10.5億、21.1億和48.6億,分別占營業總成本的85.4%、86.4%和96.6%。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而言,即時配送行業根本無法縮減騎手人數。騎手數量越多,則意味著可服務市場范圍越大,可承接訂單量也越大。順豐同城的即時配送營收怪圈也正在于此,騎手越多,則意味著訂單才可能越來越多,由此創造的營收越來越多,但是人力成本也必然越來越多,虧損也勢必越來越大。

              面對市場激烈的環境,順豐同城無法搶奪美團和蜂鳥的外賣配送,美團和蜂鳥卻要通過外賣優勢搶占第三方配送平臺的業務范圍,順豐同城面臨的,就是個持續燒錢的怪圈,還怎么能為順豐母公司創造新的營收利潤?

              事實上,順豐同城在上市后不但無法成為順豐新的業績增長極,很大可能還將依賴母公司繼續燒錢。屆時,不是希望,而是拖累了。

            個人簡介
            于我所見,影響能影響的人。 QQ&微信:117821818,微博:@互聯網分析師于斌
            每日關注 更多
            于斌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国产精品视频观看裸模,大胆人GOGO体艺术高清私拍,99久久免费精品国产男女性高,妓女妓女影院妓女影库妓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