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3ntx"><listing id="r3ntx"><nobr id="r3ntx"></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r3ntx"></form>

      <address id="r3ntx"></address>

            <form id="r3ntx"><form id="r3ntx"><nobr id="r3ntx"></nobr></form></form>

            <form id="r3ntx"><form id="r3ntx"></form></form>

            <form id="r3ntx"></form>

            自由主義一再死亡,保守主義偶爾死亡,威權主義從來不死

            劉擎 原創 | 2021-06-12 10:04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民主、自由、平等是經常被拿來討論的三大主流價值觀。


            現在有不少人對這三大主流思想都提出質疑,網上有些人一討論這些話題就經常上來一句“不一定好”你看“它們現在那么多問題”來概括,甚至常常對這些討論嗤之以鼻。


            常常有人認為西方的問題,就是自由過了火。


            以下內容引述自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劉擎的《西方現代思想40講》,相信對你理解問題的復雜度有所幫助。




            ▲ 法國畫家歐仁·德拉克羅瓦為紀念1830年法國七月革命而創作的《自由引導人民》


            自由主義是西方現代思想的主流,到了20世紀下半葉更是占據了支配地位。但這里有個反諷的現象,就是自由主義雖然是西方的主流意識形態,卻一直遭受質疑和批評,而且反復被宣判為瀕臨死亡或已經死亡。這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讀過一篇文章,題目就叫做《自由主義的多次死亡》。這篇文章對谷歌收錄的3000多萬本圖書做了詞頻分析,發現自由主義的最初死亡發生在1870年代,在進入20世紀時又多死了幾次,到了1920年之后,幾乎就是一直在連續不斷地死亡。而相比之下,威權主義似乎從來不死,而保守主義只是偶爾死亡。

             

            可是一種思想,怎樣才算是死了呢?就是它不再能夠成為社會生活實踐的指南,只能進入博物館,成為考古研究的對象了。

             

            自由主義不斷被宣告死亡,恰恰表明它還活著,仍然具有很強的生命力,但同時也表明,對于自由主義的主導地位,存在著許多深刻的不滿。這是為什么呢?

             

            原因可能有很多,但最主要的原因,是自由主義在現代的發展中遭遇了越來越強的平等主義的壓力。也就是說,自由面對著來自“平等”的挑戰。

             

            從“特權”到普遍的自由

             

            過去的自由和我們今天理解的不太一樣,在古代社會,自由本來是一種“特權”,F在說到“特權”,通常是指 “一般人沒有的權利”。但其實“特權”最初的含義恰恰是“個人特有的權利”。英文中的特權叫做privilege,在詞源學上說,它來源于兩個詞:一個是private(私人的),一個是lex(法律),特權就是這兩個詞合成的。所以特權呢,就是指“私人享有的法律權利”。

             

            那自由和特權又有什么關系呢?在古代,特權與等級制聯系在一起。等級結構中,每個階層都有自己的特權,領主有領主的特權,商人有商人的特權,農民也有農民的特權。比如,領主有權向佃農收稅收糧,而佃農有權要求領主保護他們。這里的“特權”,實際上是指“你能夠如何自主行動”的意思。換句話說,根據等級位置,你有特定的不受侵犯的自主空間,這就是你的自由。

             

            然而隨著歷史的發展,等級制被打破了,“自由”的內涵也發生了變化。標志性的事件就是法國大革命。大革命摧毀了等級制度,推動了新的普遍自由觀念的廣泛傳播。人們開始認識到,人生而平等,應當平等地享有同樣的自由。

             

            來自“平等”的挑戰

             

            但是你稍微想想就能發現,自由和平等之間很容易產生沖突。比如讓一個健碩的小伙子和一位天生腿部殘疾的人賽跑,說,你們自由競爭吧,結果怎么可能平等呢?那么為了平等,是不是要讓競爭的優勝者,把贏得的獎品交出一部分,來補貼失敗者呢?但這會不會是侵犯了優勝者的自由呢?

             

            在大革命一開始,普遍的自由權還只是理想,但隨著歷史的發展,越來越多人開始要求平等地享有自由,形成了巨大的社會壓力。傳統的自由主義就面臨一個選擇:要么被社會發展淘汰出局,進入歷史的博物館;要么就必須認真對待平等的問題,也就必須平衡兼顧自由和平等這兩種價值。

             

            在自由主義的發展中,確實出現了這樣的變化。如果把我們熟悉的自由主義思想看成一個大家族,家族里輩分最高的,就是17世紀英國思想家約翰·洛克所代表的自由主義,強調個人自由和基本權利,限制國家的干預,這被稱為古典自由主義。而到了19世紀,約翰·密爾這一代,出現了所謂現代自由主義,在堅持自由的同時非常重視平等的價值,也就特別關注社會正義和政治民主的問題。

             

            但更復雜的是,隨著歷史繼續演進,平等的壓力不斷上升,因為要求平等的民眾越來越多,而平等的內涵也越來越豐富。比如,法國大革命雖然宣稱人人平等,但當時并沒有把女性包括在內。再比如,最初的平等訴求主要公民權利的平等,像是投票權和宗教自由的權利,后來就延伸到了經濟和文化領域的平等。


            平等的范圍一直擴張,自由主義就需要不斷地面臨新的挑戰,不斷做出新的回應。

             

            而且自由權利的內涵本身也在發展演變。比如今天有人主張,我們應該有權自由選擇自己的性取向,甚至自己的性別。這恐怕是三百多年前的約翰·洛克做夢也想不到的自由問題。

             

            你看,來自“平等”的挑戰層出不窮,而自由本身的涵義也不斷豐富。最終結果就是,自由主義衍生出多種多樣的派別。比如在政治領域的歷史上,法國有過自由放任主義,德國有過秩序自由派,英國有過福利國家,美國有過強國家干預的羅斯福新政,而英美在里根-撒切爾時代都有過新的自由放任主義。

             

            所以,自由主義思想確實就像一個大家族,成員之間血統相近,但每個人呢又不太一樣。這么一個大家族,就像家里有一大堆孩子,都去學校上學,有的特別會考試,有的會打籃球,有的會跳舞,但同時呢,有的數學不好,有的語文不好,有的和同學關系不好。于是這個大家族三天兩頭就會聽到表揚和贊賞,也受到接連不斷的批評和抱怨。

             

            這就解釋了開頭的那個問題,為什么自由主義一直在“死亡”?


            其實是因為,自由主義有著豐富的內在多樣性,同一個人可能會批評其中的一種,卻又贊同另一種。于是,自由主義總是會遭到各種攻擊,同時也會獲得各種支持。

             

            現代的“三全其美”

             

            當然,自由主義成為主流思想,不僅僅因為內部的多樣性。更重要的原因是,西方社會很難找到另一個方案去替換它。為什么呢?

             

            因為進入現代社會,人們追求普遍自由平等,而在現代世界已經祛魅的大背景下,一旦有了普遍的自由平等,就一定會衍生出第三種訴求,那就是生活理想的多樣化。

             

            這樣一來,自由,平等,多元,就成為現代世界無法逆轉的基本條件。如果放棄其中任何一種,世界就會變成和現在完全不同的平行宇宙。要兼顧這三種訴求,這從來就是一件復雜而困難的事情,總是找不到一個完美的方案。

             

            比如激進主義可能更注重平等和多元,但很可能忽視了權利的自由;保守主義強調自由,但可能忽視了平等,也壓制了多元性。


            相比之下,還是現代自由主義或許最有潛力來同時回應自由、平等和多元這三種訴求,兼顧三種價值。


            所以,雖然一直在被“宣告死亡”,但在整體上,自由主義依然有著強大的生命力。

            個人簡介
            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華東師范大學中國現代思想文化研究所研究員
            每日關注 更多
            劉擎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