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3ntx"><listing id="r3ntx"><nobr id="r3ntx"></nobr></listing></address>

      <form id="r3ntx"></form>

      <address id="r3ntx"></address>

            <form id="r3ntx"><form id="r3ntx"><nobr id="r3ntx"></nobr></form></form>

            <form id="r3ntx"><form id="r3ntx"></form></form>

            <form id="r3ntx"></form>

            明君的太子為何難接班?

            楊光 原創 | 2021-06-02 07:47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接班 

             人生中最自豪的那一刻,通常給予我們自豪的人早就不記得了,但我們卻會津津樂道一生……所以,不管為父,還是為師,千萬不要吝嗇給予孩子們毫無保留的認可與贊美!孩子們會一生銘記并感念的!這就是一種最光輝的不朽。




            摘編自中外管理出品《10年扛與變:誰將笑到最后?》

            秦始皇、漢武帝、隋文帝、唐太宗、康熙帝,都是中國歷史上一等一或開國或有為的英明皇帝。但是,他們在晚年都無法逃脫一個魔咒:太子難題。不是他們沒有太子可立(這與清末迥異),而是他們幾乎都體驗過廢黜太子、父子反目的人倫悲劇……

            偏偏是明君

            秦始皇發配了太子扶蘇,漢武帝攻殺了太子劉據,隋文帝囚禁了太子楊勇,唐太宗廢黜了太子承乾,康熙帝更是兩次廢黜了太子胤礽……而且這些事無一例外成為了這些曠世名君一生最傷痛、懊惱的事。盡管他們被廢的表面原因各異(最多的是謀反與無德),但他們都有一些驚人的共性:這些被廢的太子,都是名正言順的皇長子(僅胤礽是皇次子);都是早年立儲,東宮多年;當然被廢后也都結局悲慘,無一善終。

            為什么會重復出現這些父子相殘、令人扼腕的人倫悲?為什么這些太子最終大多冤深似海、死不瞑目?為什么冤枉自己骨肉的偏是這些一生洞察秋毫、是非涇渭的明君?

            這個悲劇命題尤其值得后世關注的,遠不僅限于倫理層面與權力層面,更在于這些慘劇背后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共同現象:這些太子的廢立,幾乎都是其父英明一世之后,從健康到國勢由盛而衰的重大轉折點!——他們的功德成就都是在此事件之前完成的,如秦始皇的統一六國、漢武帝的大漠風暴、隋文帝的立制建章、唐太宗的貞觀盛世、康熙帝的開疆擴土。而在此之后,他們都心力交瘁,一事無成,甚至急轉直下,不久人世。

            根不在小人

            這里的原因當然很多,從不同層面、不同角度都能找到一些共性的原因。

            但如果像很多人那樣一味地抨擊皇權世襲制度或皇權制度本身,這里面很多本來可以讓后人反思的規律反而被淹沒掉了,很是可惜。因為,皇權制度早已作古,如果我們把如上悲劇僅僅歸為政治制度問題,也就意味著這些“掌故”對于引進了“德先生”的國人便真只是一個個驚心動魄的“故事”而已,別無他用。實則不然,而且膚淺。

            我們顯然不能以一種疾病的集中迸發病癥,當作疾病的全部內涵。而皇權之爭只不過是一種屬于人本性的疾病最激烈、最慘烈的表現,而其內在的規律與意義,遠比誰做皇帝廣泛、長久得多。

            也有很多人指責這些蕭墻之禍均緣起于父皇年邁后為小人挑唆、蒙蔽,因而關鍵是諸葛亮所苦諫的“親賢臣,遠小人”。實則也不然。不錯,唐之前的扶蘇、劉據、楊勇之死多少都與小人(如趙高)或小人級的對手(如楊廣)有關。但常人言: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小人常有,而小人能否肆虐,則要看“雞蛋”是否堅固,而與小人無關。

            況且,唐、清兩代的太子悲劇也確與小人無關。特別是李承乾謀反案,牽涉在其間的不是明君就是名臣,李世民、魏征、長孫無忌、房玄齡、侯君集……誰是無恥小人?但悲劇照舊發生……況且,“遠小人”問題是永遠也無法界定與操作的概念,僅適合于唱高調或者栽贓叫罵……而且,這也不符合一個操勞一生的明主在晚年的人性需要。

            那么,這么復雜的倫理+政治問題,有沒有可以供后人借鑒、反思、操作的共性道理呢?

            由遠而疑,由疑而忌,由忌而恐

            我們只要看看這些悲劇的形成過程,就可大體領悟到其中三味。

            其實,這些悲劇的過程在本質上都是很近似的。我們會發現:凡是被廢黜的太子,很少有與父皇走得很近很親密的,而且他們之間的心理距離往往隨著太子立儲時間的拉長而拉長。事實上,扶蘇之所以被逼自殺是因為他與父皇政見相左而被遠配漠北前線,距離父皇天高地遠;劉據因為“子不類父”,后來更是干脆連父皇的面都見不到了;李承乾也一樣,后來李世民幾乎與之沒有來往,更不用說去東宮與太子談心。

            結果便是不斷惡化的互相猜忌。

            ——父皇越來越發現這個太子已經等得不耐煩了,有另立中央甚至取而代之的圖謀;太子則越來越感到父皇對自己越來越不滿意,更換太子已是時間問題。于是,兩方面都深感焦慮,甚至恐懼。更于是,雙方都想自保(否則只有死路一條),因而對至親的每一個言行甚至傳說中的言行異常神經質。而自己出于自保所做出的反應,則又都“印證”并加劇了對方的恐懼。于是最后,不可收拾……

            人性中,因猜忌而產生的恐懼,是破壞力最大的。

            顯然,化解猜忌乃至規避猜忌最有效的方式,便是溝通。而這里,擁有天下至高權力的皇帝理應負起更多的責任。

            然而,我們這些英明的君主,往往可以和大臣們深入溝通、平心而對(這也是他們之所以能偉大的原因之一),卻不能做到與自己的至親,特別是與欽定要接自己班的太子頻繁而坦率地溝通。

            他們更多的只是不斷地對外表態,用言行來證明自己并沒有更換太子的意圖。但是,很顯然,這與面對面的直接交流相比,都是治標不治本,特別是不能永續的做法。不是嗎?李世民晚年無數次表態立挺太子,最后李承乾還是在恐懼中涉嫌謀反而落難;康熙帝更是曾經廢而復立企圖證明自己的決心,但最后依然發現不可救藥、無濟于事。

            這是基于責任的必答題

            那么,為什么他們不能?或者說他們為什么不為?

            很直接的一個主觀原因是:不喜歡,所以不想搭理。扶蘇因為反對秦始皇焚書坑儒而遭到父皇的厭惡乃至貶斥,劉據同樣因為“子不類父”也不為殺伐氣過剩的漢武帝所容忍。結局,便是父皇幡然悔悟也來不及了。

            而另一個客觀原因是皇子太多(這反而也是一個皇帝活力的重要體現,很諷刺);首佣,一方面分散精力,一方面很容易另有所愛。這里李承乾一案最典型,李世民偏愛次子李泰甚至愛到朝野皆知、李泰想不爭太子都不成的地步。

            但這都不是理由。

            特別是在面對一個即將承載整個天下大業的太子,面對一番殊為難得的曠世偉業的延續時。

            不錯,誰都愿意與自己喜歡、與自己投脾氣的人多接觸,而疏遠相反的人。這是人的本性,皇帝更是有這個權力。但是,作為領導者不可忘了,你不是普通人,因為所采取的態度與對策,都事關事業成敗與延續。因而這里更多的是責任,而不是個人好惡。李世民偉大,就在于他在大臣們面前空前絕后地做到了這一點,非常不容易。但在皇子這些亦公亦私的領域,連他也沒能做到更好,以至于重復皇帝特有的“晚節不保”。

            作為領導者,面對你欽定的接班人,不管他是自己的兒子,還是一個出色的職業人,只要你在事實上選定他了,那么做到不厭其煩地溝通以保證彼此長久的互信,就都是你責無旁貸的責任!否則,你或者不立接班人,或者你不做領導者。

            偉大的領導者,就是要必須強迫做到被領導者不能做或不必做的事。也就是說,越是高層面的領導,越需要更大程度地去克服、戰勝人的本性,能為常人所不能為。人之常情,是偉大的領導者必須對外洞察體恤,而時刻對內警惕自省的東西。因為,這是你的責任

            楊光 的近期作品

            個人簡介
            楊光畢業于首都師范大學中文系本科。 其后,在中學任教兩年,同時期開始正式師從著名書法家田英章先生專攻楷書。 1999年8月加盟我國著名企業管理專業期刊《中外管理》雜志。2010年,在職完成北京師范大學管理哲學博士課程并畢業…
            每日關注 更多
            楊光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